Wednesday, January 03, 2007

soul resonator

我和騎諾都相信,其實instrument是有他的靈魂的。

起因只是在一個貝貝想要學習以及感受violin的機會。

instrument其實是一種靈魂的承載物、或者是容器。
但是吸收了工匠打造它的過程的靈氣,
這些新血投注在上面日積月累無形中就
注入了相當質量的靈魂。

然後演奏者一代接著一代
都投入相當的專注在上面,
當它輾轉間流落到
我,這雙手上,時,
已經成為一種擁有相當厚度與質感的靈魂。
如果這個靈魂是我還沒辦法承受的程度,
那麼,就會像是把小孩硬逼到尚未馴服的
野馬背上,肯定摔得夠慘。

以前的我或許不夠格,現在呢?(笑
my dear, 我想聽聽你的聲音。



(或許這個說法對brass類可能不太適用?

2 comments:

Nanane said...

牛腦腦不同意
因為他是個銅管咖

哼-----

Nanane said...

太理性又科學的銅管咖